本文为医脉通编辑撰写,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近期,炒得沸沸扬扬的“高彦事件”,大家都听说了吧?

高彦,今年20岁,就读于某艺术学院,品学兼优,上过春晚。从他曾经发布的一段段视频来看,你会发现他面容俊秀、舞姿曼妙、热爱生活。

而在9月10日那天,他吞下大量安眠药、头孢、啤酒、白酒等抢救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人世。至于死因,疑似与其班主任的歧视和打压有关。

一个“玫瑰少年”,就这样凋落了……

9月份还没过完,就在昨天,一个关于神外研究生跳楼的消息在医学生间被传开,同时被疯传的还有一张图片,图片中这样写道:

该区护士下了一个规定,晚上10点以后不能开医嘱,否则扣50块钱,除非问她们护士,同意了才能开。

在这名研究生值班的时候,刚好有个病人想第二天出院,因为是临时决定的,所以他在经得值班护士同意后开了医嘱。

没想到第二天交班时,他被全科室点名批评,并且还要扣钱。

他辩护自己已经经得值班护士同意,没想到这名护士却翻脸不认账,然后被护士和护士长一起“说教”。护士长还拉来了他的带教老师,老师非但不相信他,还一起指责他为什么不接受批评,甚至说出了“以后当不了主任”之类的话。

就这样,他被大家围着教育了近一个小时后,心态彻底崩了。

从相关官网两年前的文章中可以查到,这名研究生出生于农村,家庭是低保户,是村委会的主要扶贫帮扶对象。父亲和母亲都年事已高,并且母亲和大姐因个人疾病原因失去了劳动能力,日常生活均需要父亲的照顾。

很难想象,一名年迈的父亲在得知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儿子跳楼的消息时,该是怎样一种心痛和绝望?

当这个悲剧发生后,很多认识这名研究生的同学全都涌了出来,他们说:

他是一个乐观开朗、外向活泼、经常拿周边人开玩笑的孩子;

他是一个说话带有磁性、做事带股风的神外研究生;

他是一个工作认真、对待患者温柔体贴的好医生。

他曾经在临床日记中还写道:

“师兄师姐和老师们是真的辛苦,现在我能做的事情真的很少,趁着还有前辈们为我遮风挡雨,快点成长起来吧,让自己多少能有点用处。”

并且在他的朋友圈依旧能感受到,他还保留着医学生最初选择学医时的热忱:当收获一个很满意的微笑时,他会感动;当听到那句“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等你来换药”时,他会开心;当做了一上午冰冻切片,手被冻僵时,忙也会很快乐。

他还喜欢长跑,喜欢弹吉他,是个火影迷,如此朝气蓬勃,到底是什么压倒了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是科里的奇葩规定?是老师的冷嘲热讽?还是因为其他?

目前不得而知。

就是这样一个很努力、很热情、很谦卑的他,原本可以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医生,但他日记里的隐忍“少说话,多做事,不抱怨”,终究还是没有能支撑他坚持下来。

2021年4月,他来到这所医学院校,怀有美好的期待;2022年9月,他向世人道歉——“愿一切世间美好,都能如愿,对不起”。

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他经历了多少命运的不公,又积累了多少的负面情绪,大概他也开始慢慢质疑:为什么现在的处境和自己最初的梦想一差万里?

从昨天开始,他的朋友和同学纷纷为之愤愤不平,开始在网上声讨公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医生开医嘱还需要护士点头?研究生导师为什么不保护自己的学生?

无疑,一个救死扶伤的职业在如今已成了社会的弱势群体,而医学生更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工作于沉重的劳动负荷之下,浸泡在巨大的身心压力之中,除了这些,还

要承受分工不公、制度不善、待遇偏低的诸多问题。

这个时候,如果身边的同事和老师再给当头一棒,实属雪上加霜。

就在今年的4月2日,西安一名内分泌专业研二女生在宿舍内割破颈动脉身亡,生前疑似经常受到规培期间带教老师的批评,在最后一次批评后,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有人会说,他和她只不过是失意研究生中的个案。但下面这样的言语,你肯定从哪里也听到过:

他怎么这么脆弱;

就是学生太娇气了;

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都忍不了就赶紧转行;

心理不健康,也不至于跳楼;

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动不动就心理问题……

这算不算医疗界里另外一种形式的“PUA”呢?所谓的“刻板印象”,并不一定代表是正确的!

据WHO统计报告显示,全球每年约有80万人死于自杀,自杀是全球15~29岁年龄段人群的第二大死因,其中医学生是其中一类特殊的群体。

不仅因为他们需要面对繁重的学业、生活压力,在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背景下,他们更面临更复杂的医疗环境。

就是这些“个例”,也已经给整个医疗行业敲响了警钟:有那么一大批医学生,即使最终没有走上绝路,但已经有了自杀意念。

是时候该改变了!

医疗制度变得对他们更友好一些,医疗环境变得对他们更包容一些。虽然他们出自各所名校、自带“学霸光环”,但毕竟都是刚刚步入社会的孩子啊,请善待!

有个通透的医学生说了这样一句话:一定要认清现阶段的重要性顺序,第一是活着,第二是能毕业,第三是学本事,三者主次关系分清了,也就能从容面对困境了。

其实,这也可能是在努力找寻解救自己、说服自己的“最佳办法”罢了!

如今所有医学生都立于危墙之下,无人再能作壁上观,今日又一名医学生发生悲剧,曾经的“他”或“她”,也许正是医疗大环境的“你”和“我”。

目前,关于“高彦事件”,调查组已入驻学校展开调查。

同时希望,对于“神外研究生跳楼事件”,相关部门也能积极展开调查,并整顿相关“不合规”制度,其他医院也引以为戒。

一个真实的调查结果,才是对一名对医学充

满热情的孩子最好的悼念!

责编|米子 亦一

封面图来源|视觉中国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296